多路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路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男教师涉嫌猥亵女生家长要求心理鉴定3月无果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9 02:00:04 阅读: 来源:多路阀厂家

男教师涉嫌猥亵女生 家长要求心理鉴定3月无果

今年5月底,深圳一名男教师因涉嫌猥亵女生一案曝光(详见《南方日报·深圳观察》5月29日报道)。3个多月后,4名受害学生家长向本报反映,校方迄今很少主动联系他们,没有为受害女生提供专业心理鉴定。  校方昨日表示,家长请律师之后,只有走司法途径解决此问题。而南山区教育局则称有问题先反映,会协调解决。  家长 要求心理鉴定3个多月无果  深圳市南山区弘基学校男教师猥亵女学生一案淡出公众视野,但家长们近日却主动站出来重提此事。原因比较简单,家长提出对女童心理状况进行鉴定,但一直没有得到积极回应。  负责与校方联系的一名家长表示,弘基学校在案发后,只是在南山区教育局协调下,为4名受害学生成功转学。“到目前,从来没有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们,除了一次因孩子转学问题找过,都是我们找他们。”  按家长说法,学校曾计划安排心理咨询师,但家长以其是弘基学校老师而不接受。家长希望校方请到专业可靠的心理咨询师,对4名受害女童进行心理伤害情况及时进行科学鉴定和评估。因为对校方提供的心理咨询服务强烈不满意,4名家长遂于7月4日来到学校,并带来一名代理律师,正式向校方提出要求专业心理鉴定的诉求。  律师登门后,在暑假前,南山区教育局和校方表示会联系心理咨询专家,但迄今没有出现;开学之后,校方甚至没有致电询问近况。  校方 既然请了律师就走司法途径  昨日上午,弘基学校负责与猥亵案受害者家长沟通的副校长李某介绍,校方并非一直没有联系,比如,曾帮孩子转校办学籍。  实际上,转学主动联系家长,是家长们记得的校方主动联系的唯一一次,多名家长向记者这样表示。  让李副校长及校方意外的是,7月4日,家长带来律师,给学校发了律师函,说要请欧美心理咨询师做鉴定。校方经慎重考虑,于次日正式回复家长,称考虑到家长和校方请的心理咨询师都可能不专业,要在吴某东一案判决出来之后,由司法机关正式指定,再做鉴定。  “不是我们不沟通,是他们没提出来要怎么做。他们找的和我们找的,都不可靠,需要司法机关来定。”李副校长称。  而这正是家长们不想看到的局面,因为在犯罪嫌疑人没有宣判之前,孩子心理创伤一直在延续甚至可能恶化。  李副校长称,家长带律师来后不久进入暑期,其回到老家,没有与家长联系。  “在这个案子中,我们也是受害者,既然家长已请律师了,我们就只好走法律途径,其他不用多谈。”  李副校长坦言,家长没有跟学校讨论民事赔偿问题,主要谈孩子受害心理鉴定问题。但对于受害学生心理救助,他们都不懂。  这两天,李副校长称正在与家长们协调沟通。  他希望媒体不要关注此事,“媒体渲染后,受到伤害的是小孩。”  教育局 有问题可反映会协调解决  记者昨日上午在南山教育信息大厦致电南山区教育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周新森。周新森称,南山区教育局高度重视弘基学校教师猥亵女生一事。  记者向周新森介绍,有家长反映心理咨询师是弘基学校指定的校内老师,家长认为不妥,不接受,周新森表示,教育局安排的是教育系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有家长表示,这个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要不就是前述弘基学校心理老师,要不就是后来一直没有请来的心理咨询师。  “当时家长有诉求,提出转学、心理辅导,现在有新诉求,我们都愿意协商解决,家长可以书面交给学校,也可以交给教育局。”周新森称。  实际上,据家长A介绍,暑假放假前,教育部门曾协调家长和学校,叫家长写一个书面诉求材料。家长则对此表示不满,称要求当面找教育部门负责人反映需求。“我们找过教育局,他们协调后,又将此转达给学校,要我们去找学校,学校没有打电话,还是不了了之。”  ■延伸   受害女童心理状况堪忧  女儿常问:老师出来了怎么办?  校园猥亵案事发后两个星期,6月中旬,4个家长自发带着4个小孩,前往康宁医院检查,家长看到医院询问弘基学校旧事,“把原来的事情重新提过一次,加深受害经历,觉得不专业,担心会揭旧伤疤,就放弃了。”  看起来一切又风平浪静,但冷暖只有最近者知。4名家长近日向南方日报介绍,孩子年幼,看似天真纯朴,但心理创伤明显。  ●家长A孩子刻意回避过去  女儿8岁,现在注意力老不集中,常做恶梦,不敢与人交往,整天不出门,自己关在家里。  孩子以前喜欢说学校里的趣事。现在我会有意避免弘基、班上同学、老师的名字,希望抹去过去记忆,但记忆能抹去吗?新学校里师生不会问学生以前学了些啥东西吗?  我们已搬了新家,妻子辞职了,现在全陪孩子。  ●家长B女儿偷听我打电话  目前孩子心理受伤程度如何尚不得知,需要怎么样治疗更无从谈起,最担心以后女儿心理出问题。  女儿以前活蹦乱跳的,不着家,现在却不出门。担心以后有心理问题。虽然跟姐姐睡一个床,常做恶梦,说梦话。  有一次,我接到电话,是关于女儿的事情,“我便避开她,去一个隐蔽的地方接电话,但转身发现,女儿偷偷地钻过来听,当时心里很不好受。”  ●家长C孩子长大后交男朋友咋办  “我急需心理专家告诉我孩子怎么样。我现在最怕的,是孩子自己不知道怎么淡化这段记忆,长成后,今后会交男朋友,会谈恋爱,这个事情会不会影响她?”  ●家长D一提老师孩子眼神闪烁  记得案发录口供后,晚上8点多,大家一起吃汉堡,很开心,这时,录完口供的老师路过,喊了一下学生,学生们一下子哑了,有的钻到桌子下。  女儿以前很开朗,现在看上去玩起来很疯,但跟大人说话,会怯怯懦懦的,不敢与人对视。  晚上睡觉时会突然醒来,竖起身子坐在床上,迷迷糊糊,咕咕唧唧,说梦话,不知道做什么。平时老是问,老师出来(刑满释放)了怎么办?  现在孩子一提到老师,就莫名其妙地眼神左右闪烁,不敢与人对视,特别是男老师。转校后,女儿还是怕男老师。  ■律师说法  学校应更积极化掉坚冰   对于学校责任问题,张兴彬认为,学校单单以受害者身份出现,是很荒唐的。  就本案来讲,学校有一定的监管责任,有义务保障学生24小时身心健康。老师表现不当,与弘基学校本身管理失责有关,应该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现在犯罪嫌疑人吴某东有刑事赔偿附带民事责任。但老师赔偿责任也不影响学校管理不善对家属的赔偿。这是两种不同法律关系。  受害者家属要求是合理的。学生在学校受到侵害,要求比较专业的心理鉴定、辅导和纾解,这在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尽职范围之类。  家属维权请律师,而学校说走法律途径解决,是站得住脚的,最终赔偿双方谈不成,应该法院判决。但是,作为学校来讲,应该以比一般社会组织更加积极主动的方式来解决,化掉坚冰,双方焦点在于孩子的心理健康,这个焦点将影响孩子一生,在判决之前,校方应该积极提供疏导。(记者 李荣华)

北京20号钢钢板

南昌鸡腿油炸机

陕西偏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