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路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路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灵异录之真正的阴阳师上-【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43:39 阅读: 来源:多路阀厂家

上一篇:《灵异录之回家》

声音落定一个半透明的影子缓缓浮现出来,看不清五官和身形但我仍旧能辨认出她的声音,苍老而空灵的嘲笑得意。

小子,我能这么顺利的找到这个老头子还多亏了有你,否则我还未如何进来而苦恼呢。哈哈…看看吧,如果不是你们多管闲事,想必也不会如此可怜的要在这里度过余生啊…

你难道就是靠着生前的怨念活到现在的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非常惧怕你的儿媳妇,因为她让你无法掌控你的生活更无法掌控你的儿子。其实最可怜应该是你才对!

住口!信不信我可以让你死的连骨头都不剩呢?等我带走我那没用的儿子,我会找那个女人算账的,就算是这样也轮不到你这个矛头小子来教训我!

显然,我的话起到了很大作用,老鬼一下被我激怒声音变得异常尖锐,犹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我想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如针扎似的让她痛苦,不过对于她所惧怕的她的儿媳妇这点是不置可否的。

我记得爷爷曾经说就算死去的人化作厉鬼在凶残,也会有一个恐惧的对象,那就是让它丧命的凶手。所以民间一直也有个类似的说法,杀路较多的人煞气就重,一般的小鬼都会避之不及,就算灵力强大的厉鬼也不会轻易去接触。

传说那些刑场的侩子手死后都会成为地府的鬼差,要么重操旧业帮阎罗王奉命要么就是专门刑压那些留恋阳界的孤魂野鬼。我不知道我的想法对不对,但从老鬼的反应来看至少现在还可以对付她的就是她的儿媳妇。鬼姐姐www.

老鬼似乎看出我在捉摸什么似的,忽然冲向我,这也意味着爷爷就会有危险。我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慌乱之中竟从爷爷的床上掉出来一面镜子。镜子镜面朝上的落到地上,一刹那就要冲到我面前的鬼影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我胡乱捡起地上的镜子,原来这就是那天爷爷为老鬼儿子驱赶邪气时用过的铜镜。而当我把镜子拿到眼前看清里面显现出的画面时,一下子愣住了。

那是一些零碎的片段,里面一个妇女独自带着一个小男孩生活。因为要靠她一人养家养孩子,女人几乎什么活都会做。等南海大一点的时候,女人就带着他到了一个大户人家,然后片段顺势转到一间貌似灵堂的地方,我仔细看了好一会才明白了大概意思。

灵堂是那个大户人家的,也许女人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过的好一些,就选择嫁给一个大户家已经死了的男主人。我想在一些比较落后偏远的乡下嫁给已故之人,应该是为了冲喜,而嫁进来的女人就等于在守活寡。

又看了几段我终于明白了,镜子里面的女人就是变成厉鬼的老太太。开始我们谁都不明白她甚至不惜儿子死掉都要带走他的原因,我想就是因为她对儿子的复杂感情既爱又恨,还有就是对儿子那个尖酸刻薄的厉害媳妇感到惧怕。

对不起…是爸爸错了…

就在我还沉醉于镜子中的故事时,爷爷微弱的声音让我猛地一个激灵。我抓住爷爷的手晃悠着,想再确定一些那是爷爷的声音。

对不起…爸爸…对不起你…原谅我…

爷爷的声音很小,我将脸贴近他的一张一合的嘴唇,听到的就只有这一句话。然而,我知道爷爷醒了,心里也松了口气。但还没等我按铃叫护士过来,心脏突如其来的剧痛瞬间让我从床边滚到地板上,然后就感觉自己漂浮起来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小鬼…哎?

耳边传来一个很熟悉的声音,我试着睁开眼睛想看清楚是谁在叫醒我,定睛看去是羽蛇。

我…我是怎么了…这里…这里不是医院么?

市医院,只不过不是你爷爷的那个医院。

羽蛇让我站起来,然后我环视周围,居然是我曾经去过的精神病院。

你说的人已经出院了,大概一周前吧。

现在我正在询问那里的护士,她在打量了我足有十分钟之后这样告诉我的。知道答案我礼貌的说了一句:谢谢护士阿姨。然后迅速逃离那里。

当我来到那个男人家的单元楼下时,我紧张的心情仍旧没有平息。因为想到这家的女主人真的是很凶,所以我在楼下徘徊了好几圈都没敢踏进去半步。

你可真没用,不过我倒是有个办法,只要你肯照办应该问题不大。

羽蛇又露出它那两排锋利的牙齿冲我乐,我也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法子不过还得硬着头皮来。于是又在楼下的长椅上坐了片刻,直到不远处一个七八岁样子的小女孩往我们这边走来。

快去吧,让你也感受一下当女孩的感觉。嘻嘻嘻…

吱嘎…

宝贝儿回来啦…今天累不累啊?

门一打开,就见一个中年女人笑脸盈盈的接过我肩上的书包,充满关切的问道。

呃…嗯…

我一眼就认出来这个女人,当然我想换做是别人也会一眼认出的,只是她对女儿的这种态度简直可以让人恍然。她是不是把自己所有的爱和温柔都给予孩子啦?

快去洗手,妈妈给你做了好吃的,哎呦…今天实在是忙不开才让你自己回来,也不知道你一个人回家习惯不习惯…

女人自顾自的说着,我强烈控制着狂跳着的心,尽量去模仿一个小女孩的状态简单回应着。直到见到女人去厨房忙活也并没发现我不是她的女儿,这才稍微平静。

妈妈…爸爸呢…

我试探性的问道,明显女人眼中快速闪过一道不同的光芒,我判断这应该是不悦。

赶快洗手准备吃饭了,你…爸爸在房间里休息不想被人吵到…

我要见爸爸…

对于自己的举动我只能说是身不由己,因为羽蛇没有告诉我该如何做,只是让我附到她女儿身上方便进到家里。所以当女人听到女儿这么说时,脸色立刻暗淡下来。声音夹杂着无奈与指责的说:

我已经说过了他在休息,怎么不听话呢…

我要见爸爸,为什么不让我见爸爸?是不是妈妈你心绪啊?

天呢,话一出口我自己都觉得吃惊,尽管我不清楚她的女儿平常是什么样,但可以确定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是说不出这种话的。女人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愕然的看着我手里的动作也停下来。

其实你清楚爸爸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如果你可以真心去忏悔也许爸爸就不会神志不清,不是么?

我说着身体不受控制的就走到一个房门紧闭的房间前,然后一把推开,只见一个蜷缩在床边用被子蒙住大半个身体的男人,颤抖着眼神惊恐的望向门的方向。

不要再逃避了面面对所有发生过的事吧,如果你对你的母亲充满恐惧,是否也该忏悔一下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呢?她对你的爱或许多余恨,她不想让你的余生就生活在懦弱隐忍当中,这些你是否都明白?

雯雯!你这孩子…

女人此刻也已经站在门口,想阻止我的胡言乱语,并试图抱起我离开男人。然而,我的动作很敏捷,比她快一步已经踱到男人跟前一手抓住他的左手攥住中指,一手将那根红绳缠在上面,瞬间男人瞳孔放大不再哆嗦乱动。

快去拿一只白蜡,快点!如果你想让你的丈夫恢复正常,还有你的女儿…

女人虽然还是满脸的惊恐深色,但可能是听到“女儿”两个字便赶快找来蜡烛。点燃后,我摊开男人另一只手的手掌,手心朝上让烛火去烘烤他的掌心直到蜡烛熄灭。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

干细胞机构

哪个医院有nk细胞疗法

NK免疫细胞如何治疗肝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