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路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路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专家德国大选对欧元区政策影响有限

发布时间:2019-04-14 14:20:37 阅读: 来源:多路阀厂家

专家:德国大选对欧元区政策影响有限

专家认为,近来的一系列利好数据表明欧元区仍然处于“依靠德国,借助外需”的复苏模式。作为欧元区“火车头”,德国经济持续复苏对执政党进一步凝聚人气起到了关键作用,为默克尔连任上了“双保险”,而德国对外政策的延续性也有利于欧元区短期政治的稳定性。

  9月22日,德国将迎来4年一度的全国大选。在距离大选不到六周的时间,选战活动已紧锣密鼓展开。据悉,现任总理默克尔已于周三结束了夏季休假,随即开启56场全德竞选巡回演说,本周就计划举行7场。而其主要竞争对手、反对派社会民主党候选人史坦布律克已安排了至少13场演说。尽管此前若干公开活动中,史坦布律克对执政党的经济政策进行了猛烈抨击,对默克尔寻求连任构成了严重威胁,但据最新民调显示,基民盟的支持率大幅领先社民党17个百分点,加之经济治理上的优异表现,执政党可谓胜券在握。

  关于本次大选,莫尼塔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欧美经济政策专家托马斯·加拉格尔在与本报记者连线时指出,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可能继续与基督教社会联盟携手保持在德国政界的主导地位。唯一不确定性在于,他们可能与自由民主党,也可能与社会民主党组成执政联盟。但无论以何种方式组阁,德国在欧元区事务上的一贯立场不会改变,其仍将在推进欧元区一体化的名义下极力维护其自治权。

  好经济为默克尔“加分”

  8月的欧元区相对平静,或许这与即将到来的德国大选有关。而近来德国经济的强劲表现无疑是场“及时雨”。

  从已公布的数据来看,德国二季度GDP初值实现了0.7%的增长,强于预期。此外,德国服务业PMI终值为51.3%,稳居欧元区第一;制造业也表现不俗,6月制造业订单经季调环比增长3.8%,显著高于预期的1.0%。相比之下,贸易数据略显暗淡,进口意外下滑导致德国6月贸易顺差高于预期,但这倒是进一步佐证了“复苏依赖外需”的判断。

  其实,默克尔在经济治理上的“战绩”远不止于此。在默克尔于2005年上任之时,国内失业率曾一度高达11.7%。目前,失业率已降至6.8%,与1990年两德统一之前相仿的水平。在失业率下降的同时,政府财政状况也在改善。当前政府财政赤字状况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居民收入则大幅增加。居民收入增加得益于政府在2009年推出的劳工成本补贴措施。该措施成功地防止了企业大量裁员,并使得该国很快摆脱了二战结束以来影响最大的全球性经济衰退的拖累。4年来,德国平均薪酬水平上升了3.6%。稳定的经济表现使德国国债收益率长期维持在低位区间,甚至一度为负值。8月7日,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公司再度确认了德国的AAA最高评级,同时确认其前景为稳定,并盛赞了该国政府在控制公共债务方面的成就。

  专家认为,近来的一系列利好数据表明欧元区仍然处于“依靠德国,借助外需”的复苏模式。作为欧元区“火车头”,德国经济持续复苏对执政党进一步凝聚人气起到了关键作用,为默克尔连任上了“双保险”,而德国对外政策的延续性也有利于欧元区短期政治的稳定性。

  政策延续性不会改变

  坐拥这一连串的政绩,默克尔获得连任几无悬念。在加拉格尔眼中,9月22日的大选不过是欧元区继续推进其政策前的一个必经的步骤罢了。目前看来,两大党———基督教民主联盟仍将与基督教社会联盟携手保持在德国政界的主导地区,而唯一不确定性仅在于政治联盟具体如何组成。过去一年中,自由民主党可能因达不到5%支持率而无法进入联邦议院,但最近几周,该党的支持率已稳定在略高于5%的水平。这意味着当前的执政联盟很可能继续获得联邦议院的多数席位而延续在柏林的统治。近期两大党不断上涨的支持率也增加了这种可能性。

  关于政府组成对于欧元区政策影响,加拉格尔认为,无论是默克尔第一任期时的大联盟政府,还是如今的联盟政府,都无实质差别。因为在德国政界存在广泛共识,即在推动欧洲整体方案的基础上,保持德国影响力并维护纳税人利益。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讲,各政党之间并无本质矛盾。默克尔的主要对手——社会民主党最近就承诺,如果能进入下届政府,他们将采取“更凯恩斯主义”的措施来促进经济增长。在谈及欧元区问题时,该党领袖基本也与默克尔保持着统一战线。

  一体化调至“德国节奏”

  那么,面对默克尔极力推进的欧元区一体化进程,大选会带来哪些影响,未来又会呈现怎样一番景象?

  加拉格尔预计,随着欧元区领导人继续推行去年制定的基本政策,德国仍会按照其一贯的经济理念影响着欧元区的政策,即在推进欧元区一体化的名义下维护本国自治权。这也正是德国领导人与民众所认可的有利于国家发展的方式。

  事实上,德国对于欧元区各项措施虽表面上支持,实则有所保留。其中,银行业联盟问题将是大选后德国与欧洲其他国家之间博弈的焦点。今年6月,欧盟委员会曾推进“单一清算机制”(SRM)的提案,预计将需要550亿欧元来解决欧洲银行业问题。同时,该计划的时间表也相当激进,计划在明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前通过,并于2015年1月正式实施。由于大选在即,默克尔已警告这项计划将带来欧洲条例的改变。同样的,其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在选举宣言关于欧洲决策部分中,也通过反对共同存款保险来支持默克尔的政治立场。很大程度上,该计划可能受德国反对而叫停,这成为其强力影响的表现之一。

  关于欧元区各财长6月通过的欧洲稳定机制(ESM)来重组银行资产的协议,也体现了德国至今对于欧元区政策的影响力,且这种影响将会持续。这项措施虽然得以实施,但其应用受到很强的制约,并且德国拥有否决权。这些应急或法定的措施在控制德国纳税人风险的同时,也能够避免德国联邦议会宪法法院对于介入其他银行问题的困境。

  “我认为,对于以上提及的所有问题,德国各主要政党之间不存在太大分歧。欧元区各项措施的推进将是循序渐进的,并将避免大规模的改革以及欧洲机构授权。这在推进财政一体化方面将体现得尤为明显。因此,一体化进程还需很长时间。”加拉格尔补充认为。

言情小说

孩子早恋怎么办

美女图片真实一点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