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路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路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黄太吉赫畅用煎饼敲开互联网的门-【新闻】

发布时间:2019-03-12 19:32:07 阅读: 来源:多路阀厂家

2016年1月8日,亿欧网在北京双井富力万丽酒店主办的“2016年中国互联网+创新者年会暨2015年度互联网+创新奖颁奖典礼”已照序进行,这里是亿欧网本次大会现场演讲内容实时报道中心,请密切关注。

本届“2016年中国互联网+创新者年会暨2015年度互联网+创新奖颁奖典礼”,邀请到长江商学院、腾讯、百度、京东、58同城、齐家网、银泰商业、驴妈妈、达达、黄太吉、聚美优品、平安好医生、in等最具代表性创新企业十余家企业高管,同时也邀请到著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高榕资本、金沙江创投、峰瑞资本、德同资本5家著名投资机构合伙人。

以下是黄太吉创始人赫畅的演讲要点:

1)去年的电影《煎饼侠》,我们一分钱没投,很多人以为我们投了;

2)真正消费大升级背后只有两个事情:第一,稀缺性。第二,分别性;

3)餐饮营业是有上限没有下限的,没办法突破边际交易成本,怎么办?我们想了一个方法,做外卖,不要用餐厅办法锁定产能,即黄太吉工厂店,没有堂食,专门服务外卖产能;

4)赫畅:餐饮行业里的制作毛利很高,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在赚钱赚不够的情况下给你提供更好的服务,所以我对我们的外卖员非常好;

5)反向重构是从供应链出发,重构就会重构场景,外卖不是外带;重构认知,餐饮品牌不只是餐厅品牌;重构效率,把厨房变成航站楼;

6)我们认为未来的餐饮市场会变成“一国两制”,餐厅归餐厅,外卖归外卖,餐厅的事情从品牌出发,正理体验,把体验做好。外卖的市场从产业链出发才能解决核心问题。

以下是黄太吉创始人赫畅的演讲实录:(有删减)

大家下午好!很荣幸来到这个主场,参加创新者大会。黄太吉的故事也并不复杂,我们从2012年底,从一个煎饼果子慢慢进入大家的视线,本人也当了三年网红,当网红也挺辛苦的。今天毕竟是创新者大会,讲讲最近黄太吉一年以来的变化,我们模式上的突破,看看给大家一些启发。

我自己不是餐饮人,为什么黄太吉一出现大家都说黄太吉是互联网思维,互联网煎饼。

我04年回国第一份工作在百度,那时候百度才200多人,我跳槽第一家公司是去哪儿,我是去哪儿第一任用户总监,然后去Google工作三年。09年第一次创业,为英国最大的一家公司做分公司。之后我又做了一家自己的公司,然后才选择跳到餐饮行业来做。1259什么意思呢?到今天为止,黄太吉这个品牌从诞生开门到现在已经经历1259天,这1259天我们都经历了什么?我们最开始的时候就是一家建外SOHO的煎饼店,刚才达达讲的,邵总讲的,都提到了一点,中国传统服务业在中国进化的第一阶段已经完成了,所谓商业地产15年黄金期,实际上在这个阶段再去开门店,尤其是2012年之后,会遇到一个非常大的瓶颈,我们的成本是非常高昂的,2012年初是微博、微信社交媒体成为大家日常生活中的一个现象。我们在开店的时候想凭什么把店开在这些黄金地角,一帮做互联网和做广告的人来开煎饼果子,当时没有口号,想的就是凭什么汉堡薯条可以卖,中国的煎饼为什么不能卖,无非就是一个符号。后来我们才知道其实是有一个词的,就是供给侧改革,为大家提高更高品质的煎饼。

我们开的这家店就这么小,我们没做过餐饮的人折腾这家店筋疲力尽,好在后来很多投资人投资,弄了起来,现在有17家直营门店,已经非常接近于国际一线餐饮管理水平。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做了很大的尝试,供应链改革上,慢慢把煎饼产品品类覆盖,做了很多中国传统小吃进去,既然有一个自己的供应链,为什么不能输出更多产品。比如一个土豆切称丝给黄太吉做卷饼,切成片就做成火锅好了,所以我们把黄太吉的供应链做了延伸。右侧是我们叫牛顿的主品牌菜单,大家觉得黄太吉是营销很强的公司,我们抛弃定位理论,我们不想让大家认为黄太吉只是煎饼的事情,所以我们做的活动都是这样的,买票四五千块钱,听一个煎饼果子店老板给你讲,而且一票难求,一年一次。这里不会讲黄太吉创业和任何营销,我们也不断给自己做品牌价值,也和很多电影合作。去年的电影《煎饼侠》,我们一分钱没投,很多人以为我们投了,我们占了很多便宜。真正消费大升级背后只有两个事情:第一,稀缺性。第二,分别性。为什么黄太吉的煎饼是不一样的煎饼,分别性,为什么拿着黄太吉的煎饼感觉就不一样。所以我们要改变大家的认知,白领们左手拿着星巴克,右手就要拿着一个黄太吉的煎饼。如何在今天重构餐饮行业的结构,现在的结构是不合理的。今天大家都说美团和大众点评网改造了餐饮行业,请位,哪位餐饮老板因为美团和大众点评网赚钱了,我们也是餐厅,也和他们合作,这个问题一直困扰我们。我们简化交易流程,置换交易成本,比如滴滴打车,车来了,这就是简化交易成本。第二,如果今天天气不好,或者今天用车人多,滴滴就会加价,置换交易成本,具备了边界效应。但是餐饮不行,所有的营业是有上限没有下限的,没办法突破边际交易成本,怎么办?我们想了一个方法,做外卖,不要用餐厅办法锁定产能。我们以前也跟饿了么、美团等等合作,后来发现一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每一个人在外卖点单的时候说能不能去黄太吉旁边那一家的店拿什么东西,每天送餐的时候消费者觉得下单时间和送达时间不一样,还有每个餐厅制作时间不一样,消费体验是不可控的,所以要把我们的外卖产能独立出来。我们就做了这样一个门店,叫黄太吉工厂店,没有堂食,专门服务外卖产能。在这里面我们可以把每一个产品标准化做到最极致,同时我们打造外卖自营配送团队,网上经常说这是黄太吉的非法武装。我们做了制作,餐饮行业里的制作毛利很高,我们有资本补贴外卖员赚更多钱,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在赚钱赚不够的情况下给你提供更好的服务,所以我对我们的外卖员非常好。我们团队有一千人,说老板你如果对我们不好,我们就穿成这样去天安门整装待发,你也不用创业了。包括我们的服装、细节、保密箱等等,黄太吉是唯一一个外卖员佩戴健康证上岗的,中国的外卖里面有一个问题,只规定了餐厅往上,没有规定餐厅往下,食品不是封装状态,如果外卖员往里加点什么东西你是查不出来。所以如果不把食品品质放在第一位,我们凭什么说把这个市场变成崭新的市场,只能变成更恶劣的市场。很多外面平台都有这个问题,每个餐厅都有堂食,坐满了就没有空给你做外卖,如果他不忙可以做外卖,那就有一个问题,平常餐厅做不好凭什么外卖就能做好呢。所以能不能集中起来,在黄太吉工厂店做进一步加工,我们只要提供标准化产品就好了。像我们现在的工厂店,我们为所有平台开放接单系统,我们也为所有平台开放流量系统,这是每天中午外卖人员取餐情况,用户在哪我餐就去哪,不是开门放几个椅子等用户来,这是根本性改变。餐饮品牌是用产品说话,而不是用餐厅说话。我们工厂店效率提高了10倍,每开一个工厂店等于开了10家门店,管理成本降低90%,扩张成本降低90%,管理100家像工厂一样的门店这太简单了,这是我们想做的最大的改变,这是我们已经在做的事情了。

第二个,提升盈利水平,如果我们不那么贪,把这个利润放到兜里,补到食材上,以前3块钱买的大米现在提高到6块钱,餐饮行业有个古训,便宜没好货,不改变产品结构怎么提高品质?不可能的。

第三个,整个行业怎么办,现在黄太吉70%收入来自于外卖,其他的这些人怎么办?我们找最短路径,今天O2O行业连线的生意基本都做完了,有人该造点了,我们正好从点出发,有多少人像我们一样有自己的品牌、梦想、产品,但苦于无法改变产品结构。所以进入市场要么是为房东打工,要么是被员工绑架,要么是被美团打劫,怎么办?黄太吉能帮你制作,不是帮你配送,不是帮你导流量,我们做的是点上的生意。既然餐饮标准化流程我们已经跑的这么熟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帮助更多人接入这个平台,你输出产品,我们外卖达到更多用户,这不是更好吗。这就是我们第一批尝鲜者,包括今天外面的搭里思咖啡,我们是整个餐饮外卖行业生产加配送的基础设施建设,硬件基础设施建设,这件事情真的是苦活累活,但我们已经干到这个程度。我们做了这件事情,帮你从平台引流,帮你做加工,这样的话你的产品可以走量,比以前开餐厅成本节省活动。我们做了自己的APP之后,有了很多不一样的体验。第一条,烽火台系统,可以接入所有第三方物流配送平台,这套软件都是我们自己开发的,我们自己的外卖人员是用自己的烽火台调度室系统管理,每一单距离测算和收入全在这里算。第二个很重要,当你在黄太吉APP上点一单我告诉你前面多少单排队,如果前面20单没问题,半小时送到了,如果前面200单劝你别点,肯定延时。你说饿了,加10块钱,我给你插队,明天提前来就不用这么排队了。如果不是从生产终端出发,没办法给消费者这个数据反馈,我们现在给消费者做了很大的用户体验提升,一单点下去可以点好几个品牌,以前在饿了么只能点一个产品,但是现在在黄太吉上面可以拼单,你可以用黄太吉的煎饼加上搭里思的咖啡,挺好的。你不从生产出发,不掌握生产的最终环节,这些都不可能做到。

我们现在跟饿了么的合作是饿了么告诉我说这个地方很多人要吃外卖,但是环境不好,你去那投资工厂店吧,我就不用选址了,这和空降大概是一个意思。我们单店工厂效应可以提高10倍,物流提高2倍,我们提高了盈利。未来我们也有很多商业模式的拓展,包括我们也可以做食品,送报纸也行,送书也行,在电商这件事情上我们可以做尝试,但核心还是食品本身,跟食品有关系的我们都能做。这是我们已经用一年时间黄太吉所做的变革,黄太吉连续三年每年保持者85的销售增长,今年全年是1.2亿,绝对值不大,看我们增幅就知道了。明年应该是七八亿收入,我们只用了五年的时间,70%-80%的收入来自互联网,包括外卖收入,我们也做了自己的品牌,希望帮助大家嫁接更多好的上游资源。我们的反向重构是从供应链出发,因为我们觉得重构就会重构场景,外卖不是外带,今天我们跟所有黄太吉签约品牌一个条件,你给我出两本菜单,堂食一个菜单外卖一个菜单,不能放在一起,因为场景不一样,需求不一样,服务流程不一样,我们下一个最大签约是黄记煌。第二个,重构认知,餐饮品牌不只是餐厅品牌,卖环境有什么好值钱的,中国的餐饮一说客单价高就是环境。第三个,重构效率,把厨房变成航站楼,我可以嫁接所有的流量平台,我可以架接众包流量平台,我们就是机场,我们只做乘客的吞吐就好了。移动化联网+外卖餐饮的商业本质是不动产移动化,我反向重构这个市场,这应该是未来二十年全世界最大的创新机会,而这个创新机会只存在中国,因为我们的人口总量,因为我们的商业地产机会,这个机会只在中国出现。我自己认为未来中国的餐饮是哑铃状,一个是提升社会属性的,你要回归到那些餐厅可以提供很好的体验和产品品质。另外一种是全都依靠互联网能力的公司,释放产能,中间的哑铃地带是死的部分,方生方死,在这里面的竞争还是非常激烈,我们只有一个判断,也是今天最后一句话。我们认为未来的餐饮市场会变成“一国两制”,餐厅归餐厅,外卖归外卖,餐厅的事情从品牌出发,正理体验,把体验做好。外卖的市场从产业链出发才能解决核心问题。黄太吉走了煎饼品牌,多品牌连锁,自己的品牌和第三方外卖品牌。

谢谢大家。

和田玉熟肉

和田玉市价

和田玉 暖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