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路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路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热衷兄妹恋的齐襄公-【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51:31 阅读: 来源:多路阀厂家

齐襄公

齐国是历史悠久的东方大国,开国者便是大名鼎鼎的。齐国曾有很光荣的历史,是西周最重要的诸侯国之一。不过在春秋初期,即齐僖公统治时期,不仅没能领袖中原,反倒跟在郑庄公的屁股后面跑。

与新兴诸侯国相比,齐国显得暮气沉沉。先人的荣耀给他们留下太多太多的优越感,却一点点地丧失进取精神。贵族们陶醉在的享乐生活中,而宫廷更成为荒淫纵欲的场所。这种风尚显然也影响了新生的一代,太子姜诸儿与妹妹文姜有违伦理的兄妹恋便是其中一例。

齐僖公特别喜欢他的这个女儿,可不胫而走的丑闻却让许多求婚者望而却步。颇感头疼的齐僖公曾打算把文姜许配给郑国太子姬忽(后来的郑昭公),不想却遭到 姬忽的一口拒绝。不过国君的女儿总是不愁嫁,婚姻有时并非出于爱情而是出于利益。齐僖公最终还是为女儿找到夫家,男方也是堂堂一国之君,即鲁桓公。

显然这是一桩政治婚姻,鲁桓公未必不知道文姜姑娘的兄妹恋丑闻,可是这个婚姻却能维系齐鲁两国的友好关系。婚后数年,文姜倒表现得中规中矩。她为鲁桓公生下一个儿子,儿子的生日与父亲正好是同一天,他的名字就叫“姬同”。

一晃又过了十年,齐僖公去世后文姜的哥哥姜诸儿继承君位,这就是齐襄公。

公元前694年,鲁桓公到齐国进行友好访问。

鲁夫人文姜思念她的初恋情人,吵着要一同出访齐国。鲁桓公拗不过夫人,答应了她的请求。可是鲁国大夫申警告说:“女有家,男有室。无相渎也,谓之有 礼,易此必败。”这是一句暗示性很强的话,女人有夫,男人有妻,不可相互轻慢。没有明说出其中的意思,只是想提醒鲁桓公,要注意鲁夫人。

可是鲁桓公却没放在心上,果然没出申所料,到了齐国之后鲁夫人便偷偷地幽会哥哥齐襄公。常言说女人对初恋情人难以忘怀,鲁夫人大概也不例外。只是她的情人比较特殊,是自己的哥哥。幽会之事虽然做得很隐秘,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最后还是传到了鲁桓公的耳中。

鲁桓公无端戴了一顶绿帽子,火冒三丈,怒责夫人文姜。

文姜觉得好委屈,就跑去向齐襄公倾诉。哭哭啼啼地说了些鲁桓公的坏话,并且还说鲁桓公对她咆哮:“太子姬同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而是你哥哥的儿子。”

鲁国太子姬同究竟是不是齐襄公的儿子,这个无法考证。虽然姬同是文姜嫁给鲁桓公三年后才生下的,但是也并不排除姜诸儿偷偷跑到鲁国去与妹妹幽会。这个两 千多年前的疑案,后人也多有争议。不管真相如何,齐襄公听了文姜的哭诉后,气得直吹胡子。恶从胆边生,对鲁桓公动了杀机。

四月十日(农历),正是初夏时节。一片姹紫嫣红,暖风爽人。

这一天,齐襄公设宴款待鲁桓公。宾主齐集,各怀鬼胎,觥筹交错。鲁桓公本来就因夫人文姜红杏出墙之事颇为心烦,不免以酒解愁,贪了几杯。宴席未散,便先醉倒了。齐襄公派力士彭生假装送鲁桓公上了马车,在车上彭生把醉醺醺的鲁桓公杀死了。

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政治谋杀案,鲁桓公在进行外交国事访问时,无端横尸宫廷之外。显然大家心里有数,这是齐襄公下的毒手,因个人私忿而谋杀他国的君主实属骇人听闻。

令人惊讶的是,软弱的鲁国政府对此事的抗议却非常低调,全文是这样的:“寡君畏君之威,不敢宁居。来修旧好,礼成而不反,无所归咎,恶于诸侯。请以彭生 除之。”意思是说:鲁桓公对齐国进行国事访问,是为了修好两国关系,但却遭此横祸,永远回不来了。鲁桓公并无过错,如果齐襄公不严惩凶手彭生,势必会影响 声誉。

这些抗议全然是苍白无力,连理直气壮也谈不上,甚至不敢直指齐襄公就是幕后的主谋。可是齐襄公虽然嚣张,这么一件大事,总得有人出来擦屁股。既然人家指名道姓要严惩凶手彭生,那他岂会吝惜彭生的一个人头呢?彭生早点死也好,死了就平息众怒了。

可怜彭生还自以为立下大功,不想糊里糊涂反成了替死鬼。光有一身肌肉与气力有什么用呢,还不只是政治的牺牲品,只是齐襄公与鲁夫人风流情债的陪葬品。

鲁桓公死后,夫人文姜留在齐国。估计是不好意思回鲁国了,心理压力挺大的。

鲁国政府的软弱使得鲁国人只能选择另一种报复手段,鲁国史官不厌其烦地记录下齐襄公与妹妹幽会的时间与地点。在孔老夫子整理的《春秋》中,我们可以屡屡 看到,如“冬十有二月,夫人姜氏会齐侯于禚”(公元前692年)、“夫人姜氏享齐侯于祝丘”(公元前690年)、“夏,夫人姜氏如齐师”(公元前689 年)、“春,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防”和“冬、夫人姜氏会齐侯于谷”(公元前687年)。

孔老夫子的春秋笔法非常吝惜笔墨,独在文姜与齐襄公之间幽会的事上似乎不惜笔墨。大约要用这种笔法昭揭两人的乱伦关系,口诛笔伐,做到当时鲁国人没有做到的事。即为鲁桓公报仇,将此二人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还好,到公元前686年,齐襄公在内乱中被刺死。要不然,孔老夫子可能还要在《春秋》中一直记录下去。

进入东周时代后,原有的政治秩序一下子乱套了。周王失威,无法号令诸侯;诸侯在国内受权臣之掣肘,弑君成为那个时代的一道血腥风景线。

卫国有州吁杀卫桓公,宋国有华父督杀宋殇公,郑国有高渠弥杀郑昭公,鲁国有羽父杀鲁隐公。这些中原华夏族诸侯的仁义道德传统被鲜血所吞没了,现在弑君之潮涌向齐国大地。

与楚国、秦国和晋国这些后起之秀相比,齐国在诸侯国中的影响力与地位是相当高的。周王室曾经给齐国征伐五等诸侯的权力,五等诸侯就是公、侯、伯、子和男五等。只要这些诸侯国有违抗王命者,齐国均可以出兵征伐,由此可见齐国是个的政治大国。

到了齐襄公时,国内政治相当混乱。他悍然谋杀鲁桓公,与妹妹鲁夫人通奸。沉湎女色,政令变化无常。对待臣僚更是意气用事,如彭生奉命杀死鲁桓公,却成为替罪羊惨遭灭口,种种倒行逆施终于把齐襄公推向绝路。

一起阴谋正在悄悄地酝酿着。

策划阴谋的是两位齐国大夫,即连称与管至父。这两人不知因何事得罪了齐襄公,被赶出朝廷,贬去驻守葵丘。当时齐襄公承诺,一年后将让他们回到朝中。可一年过去了,调令却迟迟未下。连称与管至父按捺不住,提出申请要返回朝廷,可是齐襄公一口拒绝了。

在连称与管至父看来,齐襄公,这是对他们的人格羞辱。使得他俩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没有面子。两个人没事便坐着一起喝酒,边喝酒边发牢骚。一发牢骚,满肚子的怨气就出来了。不能就这样受气,不如干它一票,咱们干脆另立一个国君。

就这样说来说去,语言变成行动了。

政变要成功,必须要有周密详细的计划,要有人里应外合。正好连称有个堂妹,被齐襄公选入宫内为妃。可并不受宠爱,心中颇有怨言。连称就利用这个妹妹作为内应,及时掌握齐襄公的动向。

计划要做到万无一失,还得物色能代替齐襄公的人,在政变成功后迅速扶植上台。连称与管至父物色到一个人,即齐襄公的堂弟公孙无知。公孙无知是个很好的人 选,因为他与齐襄公是冤家死对头。为什么公孙无知与齐襄公势不两立呢?这还得从齐僖公在世时说起。当时齐僖公十分宠爱公孙无知,让他享受太子的待遇,这无 疑大大动摇了太子的权力、地位与声望。当年的太子,就是现在的齐襄公。现在他成了国君,对公孙无知就不客气了,处处压制并取消其种种特权。

连称与管至父在一旁看得明白,公孙无知对齐襄公也是心怀不满。这种人可以利用,可以拉下水,一同策划政变阴谋。

齐襄公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一步步地逼近,他终日沉浸于美酒女人,有时又兴致勃勃地外出打猎。公元前686年冬季,齐襄公前往姑棼游猎。连称得知这个消息后,与管至父和公孙无知开始布置刺杀行动。

一件离奇的事发生了。

在狩猎途中,突然冒出一只大野猪,挡住齐襄公的马车。这本来是很平常的事,但齐襄公的随从竟然惊叫道:“啊!这只大野猪就是彭生啊。”很明显,这是一个 阴谋,这个随从已经被连称一伙人收买了。彭生无罪获诛,正好可以利用这个冤案对齐襄公实施心理战,假称这头野猪是彭生的冤魂。

齐襄公也是猪脑袋,随从这么一说,他还真信了。他一听大怒:“彭生还敢来见我。”他搭上弓箭对准野猪“嗖”地就是一箭,野猪挨了一箭后,疼痛难忍。居然像狗熊那样能两脚站立起来,还发出凄惨的叫声。这可把齐襄公给吓坏了,没见过野猪还能站立的,怕真是彭生的鬼魂啊。

这一吓,齐襄公受惊了,从车上摔了下来。惊慌失措之中,脚踝扭伤了,鞋子也给弄丢了,狼狈不堪地回到行宫。他心情很不好,对奴仆们大发脾气。其中有一名 奴仆,名叫“费”。他让费去找回丢失的鞋子,费出去找了半天还是没能找到,空着手回来了。齐襄公很生气,用鞭子狠狠地抽打费,把他打得鲜血淋漓。

费被打得浑身是伤,忍痛走出寝宫。这时连称与管至父手下的反叛分子早已埋伏在行宫左右,一举包围了行宫。叛乱分子见费从寝宫中出来,便一拥而上,把他捆得结结实实的,费大声呼喊道:“你们没看我刚被主公打得浑身是血吗?我怎么会跟你们作对呢?”

叛乱分子一看果然是这样,便相信了费。费表示愿意与叛乱分子合作,并自告奋勇要求回到宫内打探虚实。叛乱者同意了,费便重返行宫。

费返回时,齐襄公还在生闷气呢,费大声呼道:“主公快躲起来,外面已经被一群叛乱分子包围了。”齐襄公大吃一惊,不要看他平素发号施令和威风凛凛,一遇 到急事时就原形毕露了。他惊慌失措,面如土色,一面让卫队去抵挡叛军;一面找来一个替死鬼。让侍臣孟阳躺在自己床上,他则躲到门后。

叛军见费进去大半天没出来,心知中计了,便开始攻入宫中。此时费与卫队出来拼死抵抗,但寡不敌众,最终全部战死。叛军一拥而入,闯进宫内,寻找齐襄公的下落。

寝宫大门被一脚踹开,叛军见大床上躺着一个人,浑身发抖。便蜂拥而上,你一刀我一刀,把床上的人捅了几十个血洞。这时有人瞅了瞅尸体,说:“咦,床上这个人好像不是国君啊?”大伙一看,果然十分不像,只是个替死鬼。

大伙开始在寝室中大搜,有个家伙眼尖,叫了一声:“门下有一双赤脚。”大家都扑到门边,果然门的下面露出两只赤脚。上前一拉开门扇,正是浑身发抖且肝胆 俱裂的齐襄公。叛乱者不容分说,将他拖了出来。争先恐后,体会着弑君的刺激。砍瓜切菜般地就见数十把刀狂舞一通,一摊鲜血在众人的脚底下蔓延扩大开了。在 大刀面前,君主也跟常人没有区别了。

连称与管至父发动的政变,为乱糟糟的春秋前期又多了一起弑君案。齐襄公被杀后,公孙无知被扶上台,成为新的君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正当连称和管至父等人为政变的成功而侥幸时,又一起政变爆发了。

当一个人听到公孙无知成为君主时,他愤怒了。这个人叫“雍廪”,他与公孙无知有什么恩怨情仇呢?原来当年公孙无知受宠于齐僖公,年少轻狂,目中无人。有 一回,他跟雍廪有些纠纷。公孙无知蛮不讲理,自恃有后台,把雍廪狠狠地揍了一顿。偏偏这个雍廪是个记仇的人,你揍了我,我就得报仇。可是他仇还没报,却听 说齐襄公被杀,公孙无知居然成了国君。仇人没得到报应,反而,这怎么行?

这时的齐国局面混乱不堪,公孙无知、连称和管至父这 些人身背“弑君者”的恶名。倘若谁能站出来振臂一呼,斩奸除佞,势必能顺应民心。雍廪铤而走险,发动政变杀死公孙无知和连称等人。为了表明自己的心迹,他 还发布除奸状:“公孙无知跟连称等人弑君自立,我现在已经为先君报仇。为国除奸,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至于接下来立哪位公子来担任国君,请诸位大臣共同商 议,我一定唯命是从。”

两起政变,令两个君主命丧黄泉。

谁能成为新的统治者呢?有两个人的希望最大,他们都是齐襄公的弟弟,一个是公子纠;另一个是公子小白。不过此二兄弟都没有在齐国,全部都溜到国外去了。

齐国出现权力真空。两兄弟谁能先回到国都,谁就可能登上君主的宝座。公子纠与公子小白为权力宝座而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赛跑。

谁将是这场竞赛的胜利者呢?

国内nk细胞疗法权威

北京卵巢早衰能治吗

全国卵巢癌医院排名

免疫细胞疗法治疗